苏锡常镇模二

2020-5-25~27,二模悄无声息的结束了。我家的也在此行列。

明显知道这是二模考试,我却不敢问:卷子如何,考的如何。

从高三开始,我是真的对这些成绩越来越害怕。

现阶段是到了复习的最后时刻,如果不认真,考出来的成绩几乎是决定了高考的成绩。

我每天四点多就醒了,潜意识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牵扯着我的神经,让我心神不宁。

我感觉自己在现阶段是一根浮木,不知道方向在哪。迷茫,迷惑!

2020年4月4日

今天上午十点整,当长鸣声响起的时候,我的眼泪差点飚了。

当看着天安门前升起的国旗缓缓下降到一半时,那种沉重的心情无言以表…….

遇见你真好

这个今天QQ上的一个签名: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!

很多时候,你总会在心理很真心地对那个人说:幸好遇到你!是啊,这种美丽的遇见,将会是一生。希望,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个人!

又是一年春来到,我家的这个绿植,又重新发牙,每年重复着同样的长势。每年都会有春的希望!

MAT之结果

自从第一次被通知2020-2-3开始,就一直等MAT的结果。终于在迟了半个月后通知可以正式查询,带着忐忑的心情登录网络查成绩。最终看到通过两个字后,两个月的努力是值了。

说实话,虽非从事财务工作,但是我却对财务管理的那一门课特别感兴趣。财务管理中有包括财务、成本、 管理,我特想系统的学习这一门课。不知道有没有相关的系统的课程让我可以好好的学习一下。

网络课程

自2020年2月1日以来,孩子一直在家上网课。语数外物地,一门不少。电脑蓝牙接着蓝牙小音响,我也跟着蹭听了一些课。

数学:已经一窍不通。我在了解计算机专业需要学习什么课程时,发现有高等数学,线性代数,概数啥的,好几门跟数学相关的。但是我当时的高等数学考试没下过85分,所以我也奇怪我当初到底是怎么学高数的,那些复杂的微积分我是怎么学会的。只记得那个优雅的老太太每天用漂亮的板书让我对高数产生了兴趣。

语文:感觉从我学习语文来说,到现在都没有什么改变,要么中国的教学就是如此。

英语:单词我已经丢掉不少,能记得的永远记得,模糊的还是模糊,不记得的还 不记得。好多固定搭配是真的忘记了。看着英语老师总结的词汇以及一些固定搭配,我感觉我是真的有必要重新学一下。

物理:好吧,跟数学一样,我不知道我当初自己学了些啥,现在全还给老师了。

地理:嗯,我感觉我从来没有学习过地理。但是孩子却在这门课上挺有兴趣。我也看着地理老师的课件上放出来一架飞机,说从北京飞纽约坐哪边的位置可能看到日出。好吧,我就听听不说话,我事实是不懂了。

高中生活,将是他们在青少年时期知识最非富的时期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上下五千年一个都不能少。这应该就是中国的教育吧。

希望,以后孩子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,在自己的专业上有所建树。加油吧,骚年!

msn.cn和msn.com的区别

我一直喜欢干净的网页,但是很多主页伴随着不同的广告。要么显示在主页的半屏,要么就中跳在主页中晃晃着。我很讨厌。

就连MSN.CN 和MSN.COM也是不同的区别。可惜看英文新闻累,但是看着干净的主页,我宁愿打开时看到的是自己看不懂的语言。

有一些新闻页面,三分之一的新闻内容,其它都是广告,不同的广告,那是有多恶心呀。

希望网络还给我们一个干净的网页吧。

求求中国快复工吧,这批老外被逼疯了

这个春天很魔幻。

新冠病毒逐渐蔓延全球,为给疫情让步,中国企业停工停产,所有的上班族被迫在家“休息”了近一个月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。

刚开始,很多国家的人把恐慌带来的愤怒牵涉到了中国人头上,还看起了中国的笑话……

可最近,他们由“愤怒”秒变成“祝福” ——“中国,希望你早点复工!早点恢复正常!”

画风变得如此之快,让人感觉措手不及。

这是为什么?

因为中国的停工,快把他们逼疯了……

先来看看各国最近的神奇操作。

新西兰把刚抓的100吨活龙虾全部放生了,之前囤积的几百吨,价格全部下降了40%;

智利以车厘子为主要的水果堆积成了小山,全部低价大甩卖,损失高达7亿元……

这是不打算赚钱了吗?

其实这些的现象,都是因为中国的“土豪们”,暂停了一个月的消费。

“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”,这个称号对中国来说,可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新西兰的龙虾,每逢春季,需求量都很大,而98%的量都是通往中国;

智利车厘子卖不出去,因为往年90%的货都是出口于中国。

不得不说,现在的中国,打起的喷嚏,足够掀起全球的经济飓风。

而上面这些操作,和各国其他行业的经济受损比起来,九牛一毛。

还记得一到春节,就奔往海外疯狂旅游的中国大爷大妈们吗?

今年受疫情的影响,中国人过了一个最冷清的春节。

别说出国旅游了,连大门都不敢迈出一步。

可没想到,中国人安静了,外国人却炸了。

“我们已经损失远超10万美元了,现在还在增加。”

美国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的一家酒店的经理愁闷不堪;

泰国度假海岛的酒店,因为少了中国人居住,200间的屋子,空了195间;

日本以接待中国团队游客为主的63年老牌旅馆,受到疫情影响,已经宣布破产了……

这还只是关乎吃住,旅游带来的消费遇冷,就更不用说了。

泰国旅游部预计,中国游客降低了90%,旅游业或损失250亿元;

韩国免税店停业,损失高达1.7亿元;

根据“旅游经济”数据,疫情将导致中国游客在美消费减少103亿美元。

而那些欧洲国家呢?

没有了中国游客,很多欧洲奢侈品国家也失去了“金主爸爸”。

以意大利为例,往日的春节期间,米兰豪华购物区人潮拥挤,繁华一片。

今年,全部凉凉。

橱窗里的奢侈品牌摆了那么久,愣是无人问津。

意大利民调机构Demoskopika称,今年意大利将损失45亿欧元的旅游收入。

这真是 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。

中国人出不了门,全球春节档的大街小巷,也跟着死气沉沉。

难怪外国的小伙伴们,都盼着我们早日恢复正常了。

接收不到中国游客,国外靠旅游业生存的行业,或许还能等到下半年的回温。

可生命却没有时间等。

因为中国停工,各国的药房都要面临库存为“0”的困境了。

这不是危言耸听,美国就发生了这样有趣的一幕。

面对新冠肺炎,纽约州长曾不以为然:别慌!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系统!

可美国卫生官员,微微一笑,说:

“不,我们没有。”

“我们的基础药物过于依赖中国,如果他们关门,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后,美国医疗系统终将崩溃。”

有这么严重吗?

有。

要知道,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大国,而美国97%的抗生素都是产自中国。

就拿阿奇霉素来说吧。

这可是我们最常见的,治疗呼吸道感染的抗生素。

它靠一种叫做硫氰酸红霉素的原料药来制作。

这个原料药,全球需求量共9000吨,中国的科伦药业、宁夏启元和宜都东阳光药业,能够各生产3000吨。

你品。

一个中国,三家企业,就包了整个世界对这种原料药的需求。

因为疫情,中国的医疗企业纷纷投入到了对抗新冠肺炎药物研制中。

而缺少了抗生素原料药,在美国也就很难医治常见的咽炎、肺炎、扁桃体炎等常见疾病了。

如今,美国一边要对抗新冠肺炎,一边要对抗凶悍的流感,也经不起缺少基础药物的折腾了。

这还只是可以医治细菌感染的抗生素。

全球生产的原料药有2000多种,中国生产的原料药就超过了1500种,占了世界的3/4。

除了抗生素,更有各类维生素,以及胰岛素、止痛药、抗抑郁药、治艾滋病等熟知的药物。

胰岛素大家都知道。

如果糖尿病重症患者缺少了胰岛素,可能会引起中风,甚至危及生命安全。

抗抑郁药就更不用说了。

抑郁症患者疗愈的方式,除了心理咨询,就是这种药物。

所以,受疫情影响,中国很多药企无法提供原料药,其他的国家也只能跟着着急。

像美国一样的国家还有印度。

前段时间武汉疫情肆虐的时候,印度下令禁止对中国出口口罩,防护服等。

可他不知道,自己家仿制药的70%原材料,都是来自中国工厂生产。

如今,印度库存中国原料药告急,各大制药商面临严重生产停顿。

印度政府不得不出面,与中国协调原料药优先进口的事情……

世界本是一体。

灾难之下,没有谁能成为一座孤岛。

个人如此,国家亦如此。

当然,除了等着中国原料药治病救人,还有一种急需的医疗物品,全世界的人都在等着中国的供应,那就是——口罩。

大家都经历过一罩难求的阶段,口罩在新冠疫情面前有多重要,相信不用多做解释了。

但很多人不知道,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家,也是中国。

2019年,中国年产口罩45亿只,占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口罩生产量。

那当时为什么一罩难求呢?

因为专业医用外科口罩生产出来后,按规定要放置14天,以去除残留的有毒物质。

春节临近前,各企业放假,疫情爆发突然,这个时间差,造成了口罩极具短缺。

随着各大医疗企业的复工,以及其他企业跨行加入口罩生产线,中国的口罩日产能,也在持续快速增长。

曾经,中国口罩日产能为2000多万,今天,中国口罩日产能已达到1.1亿只。

如今,疫情在全球肆虐,口罩更是成为了硬通货,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幸运地有自己的生产线。

日本70%以上的口罩源于中国生产,如今全面告急,连4月份的库存都卖光了;

韩国口罩告急,一个月内需求量增长高达7650%,如今一罩难求,而店家表示,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到货;

美国本土没有几个口罩工厂,口罩90%都是来源于中国,如今医护人员口罩需求3亿,缺口却达到了2.7亿……

而像手套、防护服,护目镜这样的医疗物资,也都面临着长期短缺的状态。

世卫组织总干事就曾表示:目前这些物质的需求量是正常水平的100倍。而世界范围内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口罩和其他防护设备即将用尽。

曾经,我们等着自家的企业生产,填补中国医疗物资的短缺。

如今,中国疫情好转,但其他国家的情况却不容乐观。

中国对药物和医疗物资的生产力,在当下显得格外重要。

中国的复工,关系着几十个国家的疫情防抗。

当然,原料药和口罩的短缺,针对的是医药行业。

可还有一个方面,冲击的却是个人生活的全方面。

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,偶尔扇动几下翅膀,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。

这就是“蝴蝶效应”。

而中国的短暂停工,引起的“龙卷风”,是全球性的。

中国是“世界工厂”。

所有商品制造的产业链环环相扣的,而中国在这一方面,正处在中间最关键的一环。

我们所熟知的一些外企的汽车零件,手机等电子产品的零件,都是产自于中国。

中国制造企业停了工,断了货,海外的公司们都急红了眼。

先说汽车。

汽车的供应链体系,十分复杂。

它不是由零件厂生产完之后,直接送到组装厂就可以了。

而是由材料供应厂——零件生产厂——零部件生产厂——零部件组成厂,最后才到整车阶段。

要生产一台汽车,需要的零部件非常多。

其中有一环出了漏洞,整个线条都要跟着瘫痪。

而恰巧,很多为外企汽车提供零件的工厂,都在湖北。

根据中汽协统计的数据,我国汽车零部件企业有1.3万余件家,湖北省有1300余家,占了全国的十分之一。

单是武汉,汽车行业就汇集了美、日、法、英、国产五大车系,大型车企和零部件公司达600余家。

一场疫情,给这座城市按下了“暂停键”。

这一停,各国汽车企业都慌了。

德国汽车工业,像宝马、大众等德国汽车的巨头,因为衔接不上供应链,每天都要损失7200万欧元。这只是损失,而更多的外国汽车企业面临的,更是被迫停产的郁闷;

韩国现代和起亚公司宣布,由于中国零部件供应出现中断,将在韩国暂停生产;

日本九州工厂负责出口车辆的三条生产线,纷纷宣布关闭;

美国工会联合会警告,如果中国继续停工,通用至少三家工厂将面临停产;

……

有人曾提出质疑,为什么不把制造零件的工厂分散在其他国家呢?

中国劳动力廉价,且拥有数量巨大的熟练技术工人,单凭这两点,中国“世界工厂”的地位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被取代的。

都说世界离开了谁都能转。

可单凭生产汽车这一点来说,世界离开了中国,真不好转。

说完汽车,我们再来看下手机。

《财富》杂志曾刊文说:“几乎所有的重要消费电子产品,都在中国制造。”

而其中,中国的手机制造,是出了名的。

苹果2020上半年的目标是生产多达8000万部iPhone,其中还包括1900万部的iphone9。

可这个计划,也要因为中国的停工泡汤了。

你知道吗?

在苹果排名前200位的供应商中,75%都在中国有生产基地。

而苹果最大的代工厂,就是中国的富士康。

一个郑州富士康,能供应iPhone总产量60%以上。

富士康“难产”,iphone全球供应也跟着受到了限制。

受疫情影响,苹果已经错过了iphone9批量生产的时间表。

苹果不得不发布警告,公司本季度在630-670亿美元之间的营收预期,达不到了。

由于库存不足,苹果也再次下调了三月和六月AirPods的销售预估。

说起中国的制造业,绝不仅限于汽车和手机。

在这个世界,应该没有谁不知道“made in china”的标志了。

还记得国外超市被抢劫一空的场景吗?

除了当地人的恐慌,自然也和当下“供不应求”的状况免不了关系。

中国对日用品的提供到底占比多少?

曾经有一个美国人做过一个实验。

她发现39件圣诞节礼物中,有25件是中国制造的,于是她突发奇想,决定做一个“一年不用中国日用品”的挑战。

结果发现,日常所用的衣服、鞋子、家用电器……甚至连捕鼠器、蛋糕蜡烛这样的小物件,都是“中国制造的”。

如果中国工厂再不复工,很多国外超市,必然会出现严重的缺货情况。

亚马逊就比较有前瞻性,已经开始储存中国商品了。

从国外企业到国外个人生活,处处都有“中国制造”的影子。

在这一方面,中国就像是一个“全球工作台”,中国瘫痪,所有供应链都跟着断裂。

这不是捧中国,而是事实。

就像德国电视台所呼吁的那样:中国快点复工吧!没有“世界的工作台”真的不行。

美国国务卿曾发表过这么一段言论:中国爆发疫情,将有利于制造业回归美国。

且不谈在面临灾难时,说出这样的话有多冷血。

单是认为自己可以独自发展的这个想法,就已经错了。

不管是疫情发展,还是中国停工带来的影响,都暴露了一个很多人经常忽视的问题:

中国想要发展,离不开世界;而世界离开了中国,也同样无法运转。

全球化的当下,没有哪个国家,能成为一座孤岛。

经济如此,对待疫情,也是如此。

截止到3日,韩国确诊5186例;

伊朗确诊2336例;

意大利确诊1694例;

日本确诊980例;

美国确诊100例

……

很多国家,仍处在疫情肆虐的水深火热之中。

不管是医疗物资,还是个人生活上,想必中国企业的复工,也能给各个国家带去一些希望和信心。

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费尔贝迈尔曾说——“帮助中国就是帮助自己,帮助中国就是帮助世界。”

而中国复工也同样如此,在希望帮助自己的同时,更能帮助世界来全力对抗疫情。

曾看过这样一个视频。

记者问一位武汉前线的医生,当下的愿望是什么。

这名医生回答——“我好想过一个正常的周末。”

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会恢复正常。

日本医疗物资的缺口会一点一点填补上;

美国超市不会再被抢空;

韩国的免税店终会像往日一样爆满;

意大利的米兰大街也会恢复繁华……

武汉的樱花已经开了,中国也陆续步入正常的状态了。

本文作者:才华水木君,来源:水木君说(ID:shuimujunshuo)清华人的视角,剖析人间万象。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,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我走了,带着一张训诫书!

这是一篇来自于“萍语文”公众号的文章,公众号附带着《殇》作为背景音乐。这首乐曲本就是以大提琴作为音乐的自带一种黯然的深沉。

读完这篇文章,我好像看到Dr.Li的灵魂出窍,飘浮在他的身体之上,看着周围的其他医生朋友,一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,带着遗憾带着悲痛却又解脱的一种神情,绝决地转身飘零而去……

1985-2020

天还没亮,我走了!

我走的时候,渡口很黑,无人相送,只有几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。我一思念,它们便从眼眶滑落。

黑夜真黑,黑得让我想不起万家灯火。我一生追求光,我自诩很明亮,但我拼尽全力,却什么也没点亮。

谢谢你们,昨夜冒着风雪来看我的人!谢谢你们整夜不眠,像守望亲人一样把我守望!可是脆弱人间,没有奇迹。

我原本平凡而渺小,有一天我被上帝选中,托我将他的旨意转告苍生。

我小心翼翼地说了,于是,有人劝我不要惊扰太平,他们说:你没看见满城繁华开得正艳吗!

为了让全世界继续相信现世安稳,我只好守口如瓶,还用鲜红的指印保证——我说的话都是童话,戴花冠的致命皇后从来不曾下凡作乱。

就这样,天下继续熙熙攘攘,谁也不知道,巨大的悲伤即将把城门深锁。

后来,上帝大怒山河失色,我也病了。再后来,我的家人都病了。我们像千万片雪花一样,你一片,我一片,各自飘零。

我曾以为,只待春江水暖,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。到那时,我们就坐在鹅黄的油菜花田,把花儿一朵一朵地数,把日子一分一秒地过。

等啊等啊,我只等来了昨夜小雪,上帝摸摸我的头,爱怜地说:乖,跟我走吧,人间不值得!

我一听就泪落如雨,虽然人间苦寒,上帝温暖。但我怕过了奈何桥,偶尔回望吾乡,再也望不见一家老小。

其实,我的风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纸保证书上。我继续阳光朗照地活着,歌颂生命,赞美松柏,那是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。而今,我的肉身也死了。

在我成为一粒尘埃之前,我又静静地怀想了一遍故乡的黑土白云。多想回到小时候啊,风是尽情飞舞的,雪是洁白无瑕的。

活着真好,可我死了。我再也无法抚摸亲人的脸庞,再也无法带孩子去看东湖春晓,再也无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樱花,再也无法把风筝放到白云深处。

我曾依稀梦见我尚未出世的孩子,他(她)一出生就眼含热泪,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寻找。对不起,孩子!我知道你只想要一个平凡父亲,而我却做了一个平民英雄。

天快亮了,我要走了,带着一张保证书,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。

谢谢世间所有懂我怜我爱我的人,我知道你们都在黎明等候,等我越过山丘!可是,我太累了。

此生,我不想重于泰山,也不怕轻于鸿毛。我唯一的心愿,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后,众生依然热爱大地,依然相信祖国。

等到春雷滚滚,如果有人还想纪念我,请给我立一个小小的墓碑吧!不必伟岸,只须证明我曾来过这个世界,有名有姓,无知无畏。

那么,我的墓志铭只需一句:他为苍生说过话。

注:一篇来自于“萍语文”笔下的文章